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-:--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感冒与噩梦

2010年02月09日 18:12

来简单写下这2天
礼拜天晚上,一整个晚上我就没睡好过,翻来翻去,难受得要命
还知道现在大概几点了
6点多稍微有点睡着,早上7点20分闹钟一响就起来了
洗脸刷牙出门去对面早餐店喝了点粥,还跟塞塞短讯发发
其实吃完饭我回家拿药过了,那时还觉得没事,等下就不难受了
坐上9路,车上好挤好闷,我整个人就开始冒冷汗,呼吸也好难受,眼前有点冒星星了
我就觉得不对,紧回家了
回家就开始睡,不停地睡,睡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
上午下午晚上凌晨一直都在睡
期间也起来吃饭吃药,吃任何东西都没有一点点味道
连我最爱的泥螺泡饭都没味道TAT
昨天晚上还做了个很可怕,像日本恐怖电影一样的梦
做个梦都跑去日本,不过不是在城市,是一个蛮偏远的山区
我和还有一个女生在车站,大概才下午5点多,但已经是最后一班电车了
因为车站的广播清楚地在播,最后一班电车即将到站
那个女生其实只是想送我回去,她还要留下来,还有些事没弄明白
而我在犹豫,要不要留下来陪她
当我们跑上台阶,电车刚好开过来,但我最后还是没乘
因为我决定陪她查清楚事情真相
要说到底是什么事情,其实我也不清楚,印象中是关于她父母的
她父母很早以前就在这个小镇子里工作,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就不知道了
整个镇子很旧很萧条,似乎没什么年轻人,我还在感叹,原来日本也有这么穷的地方
我们走出车站,走进了那个镇子,想去她父母以前工作的地方
但是很奇怪,那条路很难走,很陡峭,我一抬头,差不多快垂直了
我心想这么陡怎么走啊,但她却已经走了上去,正想伸手来拉我
好不容易走到了那个工厂,我们想找厂里人问问,他们很热心
说天也挺晚了,今天就先住下来,明天再帮我们解决事情
于是我们被带到宿舍区,很奇怪的是,我跟她并没住一起,而是被分开了
寝室是两人一间的,对于和我一个寝室的人,我并没有印象
简单讲一下那个寝室楼,一大幢楼一共有3个门,一共是6楼
原本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大概8,9点时想回楼上睡觉了,我住在6楼
刚走到楼下,我就看到色的一个影子,没有脚,就是一个影子
吓了我一大跳,心想应该这是幽灵吧,完全不知如何是好
我努力把眼睛闭起来不去看,艰难地走到了6楼,幸好那个影子并没有伤害我
第二天,就听隔壁一个墙门吵吵闹闹的,问了问人家才知道,原来死人了
我冲上楼去,想去找那个朋友,还好她没事
只见3楼门开着,围了很多人,大家都非常非常害怕
这时我看到旁边站着小学同学,可是一眨眼功夫,旁边人在议论,死的居然是那个小学同学
她全身被粗麻绳绑住了,浑身都被绑住,只有眼睛那部分露出来
她的眼睛整个充血,瞪得很大
周围人议论纷纷,都说是鬼,是“那个鬼”又来了,鬼要来3夜,每晚害死一个人
但是看这人死得这么狰狞,有人说鬼反而被死者吃了
我就在心里犯嘀咕,鬼要是被吃了,那就不会来了吗?
大家都在议论,怎么样才能躲开那个鬼,怎么样才能不被害死
原来昨天晚上我在楼梯里遇见的幽灵是好的,它只是想尽量保护我们= =
第二天晚上,我和几个年轻人决定在一起,不回自己寝室
虽然我们知道这样做其实并没有用,如果鬼今晚杀害的对象刚好不在寝室,它会大怒
但我们不管了,决定一起海到天亮
他们不知从哪找来很多很多蔬菜,堆放在房间里
其实我还是很怕的,一整天都很紧张,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
突然,房间里的灯暗了,我们都害怕到不行,闭上眼睛躺了下来
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东西向我靠近,但最后在我后面停了下来
不知道那个鬼在干嘛,我的直觉是它在吃洋葱= =
但我不敢看,不敢睁开眼……
这个梦,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(我啰里八嗦写了好长OTZ)
最终到底是怎么样,谁都不知道
醒来时庆幸的是,老娘还活着,伤心的是,老娘还在生病
不过我觉得这个梦超有画面感,简直可以拍成鬼片!!!


コメント

    コメントの投稿

    (コメント編集・削除に必要)
    (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)



 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