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-:--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噩梦

2009年12月18日 09:19

我在一幢楼的顶楼里,是教学楼,结构跟小学的楼一样,5层楼高,两边各有一宽一窄楼梯,我在宽楼梯的那边,楼上挤满了人,水泄不通的那种。身边也没有家人朋友,起先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马上就知道了。我们这些人是没上的,是要被杀死的,具体怎么个死法没人说得清,原因是我们没在一个时间期限内到达某个地方。不是因为有什么条件,只是单纯因为我并不知道,我身边的人也并不知道。而楼下的人他们是上的,他们可以活下来,但是他们现在要出发去一个地方,没人知道他们去哪住哪吃什么,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将来的人生是没自由没自我的,可能是言论不自由,可能是像坐牢一样,只能一直待在某个地方,过着规律受约束的生活,但他们可以活着,而我们必须死。大概情况就是这样。

正当这时,有些士兵样子的人开始带他们走了,表情很冷酷,动作很机械,像没有感情的生物一样。可以活下去的人被排成一个一个整齐的正方形,10几人一排。

在楼上,这时有几个人都往楼梯口走去,因为下面一层人是可以活的,他们几个想让楼下人帮个忙蒙混一下。但类似有个像“班主任”一样的人,态度非常差,我随口骂了一句,被她听到了,上来好像要把我杀掉一样,我就赖了,说是我在骂旁边人,往旁边一看,以前一个同学,她一脸惊讶,想否认,我就拼命跟她使眼色,最后算是没事。

楼上依旧很挤,这时有个人突然被抛了下去,像是一个襁褓,但我清楚地知道,那是个老人。下面一个士兵接住他,很熟练地就把他的头点燃了,但他没有挣扎,像已经死去的人一样,士兵再把他丢上了5楼,梦没有逻辑可言的,别问5楼怎么可能扔得上来。那个人浑身都在着火,我没敢看,就感到周围人都看着那个着火的人哭喊。这时我往楼下一看,这次被带走的是一户人家,诡异的是,家里的一人死了,盖着白布,家里人抬着,表情非常沉重,这时我想到的是,他们想要活着,还带上未火化的家人啊。

顿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,我觉得就像世界末日一样,我为那些可以活的人感到绝望,因为他们将没有自由没有自我,但更绝望的是,我也将死去了,不知道死法地死去,但我有种预感,多半会被虐待致死。总之整颗心像冰一样,害怕得无以复加。

醒来后,这个梦我记得很清楚,特意又回忆一遍,因为想把它写出来。而我突然想到,这个梦似乎我以前做过,但我忘记以前的内容了,没有像这次这么清楚地记得。上次的梦就像是个前篇,我在梦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感觉莫名其妙的,而这次就像是续篇,我知道发生什么事了。那么之后我到底会怎么样,我的家人朋友这时在哪里,我是不是真的会被杀死,这个梦就像是三部曲,我不想梦见结局……


コメント

    コメントの投稿

    (コメント編集・削除に必要)
    (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)



 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